三阳开泰春未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燕书画作品展

展览海报

 

2015年4月18日,“三阳开泰春未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燕书画作品展”在天坛宝盈轩书画艺术研究院展馆举办,这是时隔三十年后李燕先生在北京的又一次个人展览。

 

冯远先生(右一)致辞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冯远,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李功强,副院长马赛,文化部对外展览集团党委书记宋官林,九三学社北京市委秘书长刘永泰,著名画家,原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杨先让,李苦禅之子、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美术学院教授李燕出席开幕式。冯远在讲话中谈到:李燕先生是得益于家学,开蒙最早,他非常聪颖,就艺术作品来说即有非常鲜明的中华传统文化的特色,由他父亲李苦禅先生的身上传承着非常坚实的艺术创作的基本功和学养,同时我在他的作品中又看了许多不同于他父亲的新鲜的属于他自己的艺术风格。特别是他执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时期,吸收了学院对传统绘画的创作理念,揉进了某些装饰的色彩,而且在他后期的作品中间又有某些插图漫画运用了这种色彩,对他这些作品,我特别感到应该给与很高评价。

 

李功强致辞

 

对于画家来说六、七十岁往往是最精彩的时段。鉴于前四、五十年的积累,此时正是出作品、见著述、成风格的收获期,李燕先生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他勤于笔墨、教书育人、治学钩沉、广泛涉猎、不断研习;基本功与创作并行,绘画技巧与艺术修养交融,尊孔子“吾道一以贯之”的教导不断充实、思考、探索着自己的艺术和人生,不离不弃矢志不移。

 

李燕先生讲话

 

如果说子承父业的话,李燕先生不但忠实继承了苦禅先生的绘画事业,而且延续了家风。应该说,在当今大写意花鸟画坛上他是一位坚守者。自徐青藤、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之后,李苦禅先生是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在父亲的身后李燕怎么做是画界内外关注的热点。通过他这次规模并不大的展览,我们可以略见一斑。

 

李燕先生与到嘉宾合影

 

没有离开中华传统文化、传统写意书画与传统美学的取向,是他坚守的最大成功。想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因为近三十年的书坛画界,过于喧啸、过于浮华、过于虚热,令人眼花缭乱。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经济发展迅猛,人们的生活水平大为提高,然而在人文学科、艺术发展方面却出现了不少妄改传统的偏颇和对西方“现代”的盲从。置身于艺术发展漩涡的李燕先生却能泰然自为,冷静辨识,坚守着自己的根基。当今习近平总书记大力提倡弘扬几千年中华民族优秀文明传统,已成为我们文化艺术工作者的主要任务。李燕先生坚信,在不断落实习总书记号召的过程中,民族艺术一定会振兴有望!只有站在民族文化积淀的高原之上,才能自然隆起万里山脉与巍巍高峰!

 

在开幕式上李燕先生与到场的苦禅先生的老弟子们合影留念

 

此次展出作品六十余幅,含人物、花鸟、动物等题材,特别精选了近年来他所创作的漫画作品,广泛的题材受到观众的欢迎。

 

李燕先生接受采访

李燕

字壮北,李苦禅宗师之子。现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李苦禅纪念馆副馆长、中国周易学会副会长、九三学社中央文化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和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等职,是全国政协第九、十届委员。

主要作品[size=1em]《中华圣祖黄帝造像》、《屈原少司命辞意》、《儒林外史插图》、《虎虎生机》、《济公戏猴图》、《文王演易图》、《五色土回想曲》、《鹿苑图》、《老子思道图》、《鹿苑罗汉图》、《韩信铭耻图》、《达摩忆乡图》等。他创作的《大鹏图》于1999年搭乘中国第一艘试验载人飞船神舟号,成为人类史上首件飞游太空又安然返回的绘画,载入《大世界基尼斯记录》。


出版著作[size=1em]《苦禅宗师艺缘录》、《艺术大师之路·李苦禅》、《亦文亦画书系·李燕集》、《李燕画集》、《百猴图长卷》、《李燕漫画》、《名校教师作品集·李燕速写》、《李燕画猴技法》、《大话宇宙与民族文化自尊》、《周易中的哲理》等。他绘制的历史上第一部《易经画传》以中文和英、法、德、西班牙文出版并多次再版
李燕教授作品

 

 

三羊开泰     2002年    132×67
 
事事大吉图(双鸡)   138×69     2014年
 
儒林外史插图   1983年   217×90.4
 
女娲造像   1981年 135×67
 
毛毛猴寿桃   2013年  136.5×69

 

猴竹图   2013年作   139×69
 
荷乡夏景    2013年作    138×69
 
红柿母子猴    138×69   2014年
 
喜鹊育子图     2013年作    138×69
 
双鹅图     2013年作    138×69
书法为韦陀殿撰楹联:
镇邪保众是本职方有护法真义,顶盔贯甲非表演故无将军虚名 141×70.5

 

(图:文: 天坛宝盈轩艺术研究院 绘画系)

 

發佈留言